砂锅培训,砂锅技术培训,砂锅的做法,学砂锅技术网站!

打开客服菜单

推荐资讯

    未能查询到您想要的文章

联系我们

砂锅技术培训

砂锅技术培训 > 砂锅培训资讯 > 我的母亲总是把好吃的、自己舍不得吃的留给我吃

我的母亲总是把好吃的、自己舍不得吃的留给我吃
时间 : 2018-04-13 13:46 浏览量 : 18

1508932132429134回想起来,我的母亲总是把好吃的、自己舍不得吃的留给我吃,可对于母亲的这番心意我是愧疚的,愧疚至今。上小学的时候,去学校的路上,母亲每天一定要给我捎上一个鸡蛋,而我有时在路上吃一半扔一半;上初中那会儿,母亲知道读书费脑筋,每周来看住校的我的时候,总是会给我带牛奶。手拎着一个小袋,有时是买来的卤味,有时揭开是亲手烧的鱼,母亲一遍又一遍地叮嘱我:“吃的时候,小心刺,这鱼滚萝卜丝滚了很久嘞,很香很好吃的,我一块都没舍得吃……”一罐鱼,本应带着一位母亲的心意进入一个孩子的胃里,增加营养,然而,不知是因为这个孩子嫌弃鱼冷不好吃,还是嫌弃吃鱼麻烦耽误学习时间,这罐鱼没吃几口,后来馊了,倒了。收拾食堂的大叔看见了,心疼地说:“多好的一罐鱼啊,你妈妈花了多少心思给你送来哟!”此时,这个孩子的心里是愧疚无比的,这份记忆一直保存到今日,这个秘密我也从未对她提起过,只是一直愧疚至今。

啜一口热汤,一阵电话铃声把思绪拉了回来,是母亲的电话,住在同一个小区的我们现在见面十分方便。挂了电话,母亲便出现在了面前。“妈,你还记得我们以前镇上开的那家砂锅店吗?我们俩第一次去吃砂锅……”“嗯……噢。”母亲的记忆似乎随着年龄的增长淡了,又或许她对我的好太多……“妈,想吃什么?吃砂锅不?”“我很饱了,吃不下。”“那要不来碗豆腐丸子,这个你没吃过。”豆腐丸上来了,砂锅技术培训母亲在吃前又习惯性地问我:“你要不,我吃不下那么多。”这一次,是我默默的、开心地看着母亲吃完我为她点的美食。也是袅娜升起的热气,也是母子俩共品美食,这一刻是那么熟悉又温暖。

冬冷是客观的,而温暖的存在却是普遍的,也是多元的。雪地捕鸟,一双毡疙瘩防了冻脚;河道滑冰,一幅棉巴掌焐了小手;夜籁放映,一顶狗皮帽御了风寒......在缺乏驱寒棉件的情况下,搓搓手,跺跺脚,揉揉耳是常态之举。这些动作甚至可以带进课堂里,我的一个小学女同学,和当赤脚医生的母亲共用一双条绒棉鞋,她上学,母亲单鞋守家,母亲出诊,她单鞋上学,时不时,我能听到她跺脚的声音。实质上,一双棉鞋温暖了母女两个人。我的一个刑警朋友,每次出警前必做一件事,就是给妻子备勤:柴米油盐,他准备最精细的就是“柴”项,打多大的煤块儿,垛多高的煤堆儿,劈柴的长短、粗细,炉具的清洁、检修,他用燃煤的数量计算着出警的日子,温热了对家人的思恋。


温暖,本身就是个有量,有度,有质感,有节奏的词儿。它不只给我们以感官上的舒畅,更多的是心灵上的抚慰。如今,人们的生活条件有了极大改善,入则水电暖齐备,出则游购娱便捷,对寒冷不期不遇,并谓之暖冬。实质上,只有那些真正亲近冬,感受冬,了解冬,并对温暖有量变积累的人们,才懂得:温暖的程度质变于生活经历磨砺的厚度、心路历程抵达的长度及思想感情熔合的硬度。



标签:
cache
Processed in 0.004331 Second.